决定好要回家,夏阳没有多耽搁,第二天就买车票回公司,正式辞职。

    之后,交接、寄行李、搬家,前前后后又半个月,夏阳终于要和大学加工作待了将近五年的城市告别。

    拿到离职证明,退出公司群,删掉主管好友的瞬间,夏阳觉得他整个人都轻松了。

    想起离职前主管把他叫去看似交心,实则批评一顿嘲讽,什么他不能吃苦、年轻人没有定性、不会做人、业务不行、对不起公司栽培、对不起他的期望等等,夏阳就忍不住一阵恶心。

    他当时面试的是做翻译,结果让他干后勤、背业务,他凭什么业务能行?

    这对口吗?

    就这样把他来回调岗,他还坚持了将近一年。

    如果不是家里的租客大姐要退租,他还不知道要这样继续坚持到哪天去。

    夏阳想,他是该反省,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有定性,任人□□了。

    还什么对不起公司,公司雇他,他上班,这不是等价交换吗?公司觉得他不行怎么不开除他?

    至于对不起主管的期望,那不是更无稽之谈?

    期什么望了?

    牺牲自己,□□客户,好给主管拿提成吗?

    自己会不会做人夏阳不清楚,但他们主管挺不是人的他倒是很清楚。

    离职当天,夏阳请部门的同事们吃散伙饭。

    十来个人去吃火锅,吃了三个小时,其中两个半小时都在集体骂主管。

    可见他们主管做人是多么的成功。

    分别前,和夏阳交情不错的同事拉了个小群,调侃着以后去夏阳老家旅游,夏阳要管饭。

    最后,他带着同事送他小礼物,买了特产和送给小姨一家的礼物,寄走最后一箱行李,夏阳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以后大概很久很久都不会再来了。

    车窗外风景逐渐改变,夏阳也渐渐到家了。

    这次小姨父提前问了他到站时间,早早在车站外等他,欢欢喜喜将他送到家。

    他不在这半月,小姨指挥小姨父和表弟将店里重新收拾了,摆上了货架,进好了货,腾出来一个房间做仓库,还把院子和家里几个房间都打扫好了。

    夏阳回家,除了他父母的房间小姨没动,其他的房间都已经干干净净可以住人了。

    夏阳屋里连被褥都给做了新的。

    屋里的电器也能修的修,不能修的换过了。

    今天小姨不到中午就关了水果店的门,带上姥姥来镇上,一边庆贺夏阳正式回家,一边算庆贺正式开店。

    中午的接风宴小姨做了一半,上街上买了几样菜,除了中午要在学校吃饭的孟自慧,全家热热闹闹地吃了。

    下午小姨和表弟一起教夏阳怎么用电子秤、怎么用结账系统、怎么积分、怎么铺货、怎么点货等等。

    夏阳脑袋嗡嗡地记价钱。

    孟自强靠自己找到了工作,还有了一个绝对不会欺压他的老板,在宿舍群嘚瑟了几天,“老板”来了,他兴高采烈地拉着夏阳看他布置的几个点。

    “货是我挑的,货架是我和我爸摆的,这么放是不是看着还挺顺眼的?来来来,还有这儿,之前店里剩下的小零碎,我瞧着满大街都是这种东西,不好卖,质量也一般,反正也没成本,不如当赠品送吧,满二十块钱送一个,当开业福利了。烤肠机我放这儿了,还有玉米,这些好卖。哥你觉得再弄个榨汁机怎么样?咱们自己就有水果,鲜果鲜榨!”

    夏阳被孟自强拖着到处看。

    不得不承认,在怎么经营一个小店上,他表弟比他能干。

    孟自强思路很清晰,选的大多是针对游客的商品,饮料、零食、面包、雨伞、雨衣、纸巾等等。

    小部分是针对街上餐饮店和小镇居民的生活用品。

    积分系统也是针对他们。

    水果则单独放了一个区,他还留了个空挡,预备放榨汁机。

    结账台旁边,烤肠机、煮玉米的锅和煮茶叶蛋的锅,摆了一排。

    孟自强还想弄个笼屉学别人便利店卖包子。

    不过这些设备需要花钱,和榨汁机一样,他等夏阳回来一起商量。

    夏阳听的一愣一愣的。

    小姨让他别被忽悠:“你们刚开始干,东西可以慢慢添置,没必要一下子什么都买齐,纯压钱。”

    孟自强还要说,被亲妈一巴掌打断,“包子什么包子,咱街上多少小吃店?早上包子铺就好几家,人家卖的不贵,味道不错,我都想去人家店里吃小笼包,别人出门旅游吃饱了撑的非要到咱家店里买包子?”

    夏阳顿时又觉得小姨说得很有道理。

    夏芸英又嘱咐:“镇上有推销送货的,那些饼干、面包的你们别让他们乱给卸,咱旁边就有蛋糕店,前面也有卖饼干的,杂牌子的没人买知道吗?”

    夏阳点头,顺手找个小便签本开始记。

    夏芸英瞧见了直乐,他们家仨孩子,夏阳靠手记,慧慧靠脑子记,大强不记。

    “平常水果你姨父每天从家里给你捎点儿,周末量大,我让老张给我送完也给你送一趟,钱你别给他,记清卸了多少,月底我给他结。”

    夏阳:“好,那我也月底给您结。”

    夏芸英:“行。”

    她又敲敲儿子:“什么好卖,你每天回家给我汇报一遍。”

    孟自强:“知道知道,我爸不是每天也来吗?”

    听这话,夏芸英又想揍儿子了:“什么也指望你爸,要你干什么的?以后你挣了工资也给你爸吧!”

    夏阳及时救他,“东西这么多,说可能说不清楚,不然我每天拍个照片吧。”

    夏芸英:“也行。”

    小姨父:“还是阳阳想得周到,拍出来你不天天来,也知道什么新鲜不新鲜。”

    夏芸英:“也是,阳阳,你心细,账和钱你管,让大强记了几天账,还用着电脑,记得跟狗刨过似的。”

    孟自强朝夏阳摊手扮鬼脸,他在那儿给人切着西瓜,腾不开手,人家给的现金放盒子里了,他忙着忙着,不就忘了记账了么?

    “钱我可都是收好了的,一分钱也没少!”

    全家人帮着夏阳一起开了半天店,等夏阳慢慢上手才放心。

    晚饭也是一家人一起吃的,小姨帮夏阳收拾好,又叮嘱夏阳,既然表弟是来给他打工的,就要有个老板对员工的样子,不让孟自强玩手机、打游戏,也不许他上班时间出去瞎转,要让他干活儿种种。

    之后才带上给夏阳带回来的礼物,还有孟自慧放学时打电话点名要吃的牛肉饼上车回家。

    小姨嘱咐:“工作日人少,七八点就能关门了,晚上记得锁好门知道吗?”

    夏阳:“我记得了,小姨、小姨父你们路上慢点儿。”

    “放心吧。”

    挥手和小姨一家道别,夏阳目送小姨父的出租车上了大路才返回店里。

    夏阳仰头看着已经改头换面的招牌,“夏家便利店”,人还有点儿恍惚。

    他进到店里,左右看看,从货架上挑了个笔记本,将写在便签上的笔记誊到本上,刚开始写,想起还没结账,又赶紧把本子条码扫上,自己给自己结了个账。

    将笔记抄完,夏阳将今天的收支输入到电脑桌面的账单文件里,记录好后,核对完收的现金,又满屋子转边记价格边摆正白天弄乱的货物。

    溜达完两圈,他又拿扫把和拖把打扫一遍卫生,还是没人上门,夏阳看看时间,到门口看看邻居们都关门了,也开始关门。

    所有东西收拾完,夏阳忽然瞧见烤肠机还没关。

    他有点懵,烤肠这么烤一晚上明天会全炸开花吗?

    是不是该收起来放到冰箱里?

    他试了试,烤肠还烫,直接装塑料袋或者保鲜袋肯定不成。想了想,夏阳去拿了先前给表妹买牛肉饼时老板多给的那个纸袋。

    牛肉饼家的纸袋大,能多装点,先装进纸袋晾一晾,再放塑料袋,然后放进冰箱。

    夏阳拿着夹子夹烤肠,才装了半袋,头顶的灯忽然一闪,夏阳下意识抬头,可头顶竟然不是他家的天花板。

    夏阳望着头顶陌生的木纹,懵了。

    光源也不大对劲,灯呢?他的灯呢?

    灯不见了,一道阴影从他前上方压过来,夏阳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在阴影中看到一对黄色的兽眼。

    圆溜溜、明亮亮,镶嵌在毛茸茸的、黄褐色的野猪脸上。

    那双眼睛下,一对獠牙钻出嘴唇,倨傲霸道地竖在嘴前,翘在姜黄色的鼻子两边。

    就像巨大化、怪物化、狰狞化的彭彭。

    “彭彭”和他上了视线。

    强化版本的“彭彭”眼睛像镜子,夏阳看见自己的身影在那双大眼睛里颤抖个不停。

    “彭彭”朝他靠近,姜黄色的大鼻子凑到他面前,几乎罩住夏阳整张脸,夏阳视线里只剩下超大的两个大鼻孔动啊动。

    夏阳抖得更厉害了,每个关节都脱离了理智的控制,腿一软,手一抖,手上的夹子、烤肠啪嗒一声落了地。

章节目录

掌中物(江河晚照) 我在田宗剑道成仙最新章节 在昧文学网 孤寐阁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愫暮文学网 媚色无双 裘斗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还说你不是黑巫师无防盗阅读 仙道长青:从黑虎妖开始一品久 昔年阁 当选苗疆村长,带头科学炼蛊txt下载 谈判专家:我真没想劝死人百度百科 路明非育成计划全文 我的游戏提示绝无问题免费阅读 长生从红楼开始全文阅读 我的武装女仆无弹窗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女房客们请冷静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