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曾雅言在询问马玉树失踪缘由的时候,第五正便敷衍过去了,如今听闻到第五正再次提及,她便更加想要知道第五正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只是由于现在已经抵达马玉树的户籍登记地,马玉树到底有没有失踪,待会一看便知,所以就算曾雅言全程心痒难耐,她也不好意思中途打断第五正。

    “失踪了吗这还真是印证了那句报应不爽。

    行吧。你们跟我来吧。不过马玉树他爹与这马玉树也有一定的矛盾,能不能够问出个所以然来,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如果真是死在那个犄角旮旯里面不能认祖归宗,那也估计是因为这小子曾经坏事做绝了。”

    侯大妈似乎对着马玉树怨念不浅,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

    这样的叙述,再次印证了第五正之前的猜测,道德缺失人员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决裂,导致他们与这个社会网络的联系也变得更加淡漠。

    若是那天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长时间不被人所发现,也是十分正常。

    一如裕园小区大量没有被上报的轻微入室盗窃案一样,又有多少没有被上报的人间蒸发式的失踪案隐于暗处,在无声的诉说着他们的冤屈呢

    马玉树的父亲马耀山是工人退休,退休金微薄,再加上老旧居民楼的环境烘托,使得马家整体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颓败之感。

    当侯大妈领着第五正二人来到马家的时候,马耀山正准备出门,听闻到第五正二人是来找马玉树的,其整个人的神情都显得十分的不屑。

    “那个不孝子,早就已经死了。”

    很明显的气话,从这句话之中也可以得知马耀山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失联。

    “马玉树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有可能已经失踪很长时间。”

    不忍让这样的独居老人过分受惊,第五正也只能委婉的提醒了一句。

    听闻到第五正的这种叙述,马耀山先是一惊,然后便神态如初的训斥道:“那个逆子的电话能打得通才有鬼呢。三天两头的玩失踪,找得到他才有鬼。”

    马玉树行踪的飘忽不定使得马耀山并未多想,第五正对于马玉树失踪未上报的缘由也已经彻底了然。

    “这次电话打不通并非偶然,我们怀疑马玉树已经失踪至少一个星期,目前大概率凶多吉少。还请您能够带我们一同前往他当前的住所,确认他的生存状态。”

    面对马耀山的无动于衷,第五正也只能下些猛药了。一如第五正所预料的那样,当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可能出事以后,马耀山滚刀肉一般的不屑表情终于变了。

    就算儿子再不成器,更没有任何孝顺之心,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祸也能让一位老父亲立时悲痛欲绝。

    “什么!”

    大喝一声的马耀山满脸的慌乱之色,愈是回忆自己儿子的荒唐,他心中的恐慌情绪就愈发的不可收拾。

    “嘿!这混小子,到底惹了谁了这是!具体的住址我一时也记不清了,等我去拿个东西。”慌手慌脚的马耀山连忙往自己那破败的房子里面闯去,期间屋子里面桌椅板凳磕磕碰碰的声音,听起来略显凄凉。

    “找到了,就是这个地址,你们快去看看。嗨,我也一起去!”

    拿着老旧老人机出来的马耀山,慌慌张张的向第五正展示了一条短信,上面显示着一个明确的地址,是离这里不远的一处租住房。

    离着这么近还需要搬出去住,父子关系可见一斑。

    当众人乘车抵达之后,发现马玉树租住的房间房门紧锁,马耀山在门口大声的招呼了几句,房内依旧什么反馈都没有。

    “这小子,到底上哪去了呢”

    在车内的时候马耀山就是一副心事惶惶的样子,如今见到自己儿子果真不在家,整个人就像是塌了天一般,眼睛之中竟然已经开始泛出些许泪花。

    失子之痛,此时在一名老父亲的身上已经展露无遗。

    “还是我打电话问一下房东吧。他定期收房租,与马玉树的联系应该不会太差。”

    面对马耀山这位似乎已经快要走到绝望尽头的老人,第五正也只能如此劝慰一句。

    “对对。找他的房东。”

    马耀山的话语之中带着沙哑,又透露着些许的急切和希冀。

    当第五正通过房源信息寻找房东联系方式的时候,马耀山全程聚精会神的听着,似乎只要找到了房东,就能够找到他的儿子一般。

    “喂,是李房东吗”

    “是我。怎么,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可没有房子租给你。”

    “我是公安局的,你的一个房客马玉树,你能够联系上他吗”

    “那玩意谁知道啊,只要不收租子,谁愿意去找他要不,我把他的电话号码发给你”

    简单的两句话,第五正便已经知道马玉树的社会联系到底有多么薄弱了。若是他运气不好,刚交完房租就失踪了,那么就算连续失踪三个月都不会有人知道。

    甚至以这位房东的冷漠态度,或许在三个月之后,他若是找不到马玉树其人,一定会将其行李丢到走道上,然后将房间继续出租出去。

    在这种情况下,就要看其父马耀山逢年过节的时候,会不会打电话催儿子回来过年了。

    若是连过年这个最后的团圆时节都已经被舍弃了,那么待得有人想起马玉树的时候,离其最终被认定为死亡,也就只剩一年了。

    ps:一般失踪四年之后,便可向法院申报死亡,法院发寻人通报一年之后仍无任何消息,便可宣告死亡判决。

    社会就是一张人情大网,有人厌烦这张大网,有人被这张大网所舍弃,他们都是离群索居者,是住在孤岛上的过客,他们的现况和过去,注定只能说与山鬼听。

    “还请李房东带着备用钥匙过来一趟吧,马玉树的父亲也在这里,我们需要尽快确认一下马玉树的近况。”

    从房东那里得不到任何的消息,第五正也只能让其带着备用钥匙过来一趟了。这样的言语,也让马耀山眼中最后的一点希望之光彻底熄灭了。面前的这间房子,仿佛就是一口装着马玉树死讯的棺材,等待着被一名悲伤的老父亲给缓慢打开。

    “行行行。真是麻烦。”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房东才不紧不慢的走上楼来,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几人,并未开口说出一个字,便默默的将房门给打开了。

    门开之后,一股沉闷的空气便从门内冲出,仿佛是在诉说房间的久无人烟。

    走到这一步,事实已经很明显了,马玉树已经失踪很长一段时间了!

    门开之后,马耀山便第一个冲了进去,大声的怒吼道:“马玉树,你个憨货,你到底在不在!”

    这阵巨大的怒吼在这间略显空荡的房间之中肆意回荡,当房间桌面上四处乱丢的臭衣服和几盒没有及时清理的外卖盒饭散发出来的腐臭味彻底传入马耀山的鼻腔之后,这位强保着最后一丝希望的老父亲,便相当干脆的向后晕倒了。

    还好第五正对此有所预见,连忙一把扶住软到的马耀山,将其平放在附近的沙发之上。又试了试他的鼻息和颈部的脉搏,确认他仅仅只是心力交瘁晕倒了之后,便开始仔细的检视起房屋之内的摆设起来。

    房屋是非常普通的一居室,不大的面积一眼便能够扫完,屋内是那种单身男性特有的凌乱,东西胡乱的丢弃,若不是那几盒散发着腐臭的外卖盒太过碍眼,这间房间给人的整体印象也仅仅只会是不拘小节。

    打开一处临时衣柜看了一眼,发现在里面还挂着几套非常拿得出手的行头,若是再配合上马玉树那张颇为拿得出手的帅脸,再编上几个有趣的故事,那么装个富二代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马玉树这种没什么本钱,却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能够吸引到李小晴这样的拜金女,似乎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再结合之前居委会侯大妈的描述,这个马玉树,可能就是一个专门靠着富二代身份骗财骗色的软饭海王。

    这种霍霍小姑娘无数的软饭海王,会获得和李小晴一样的失踪待遇,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怎么样,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

    曾雅言看着这个杂乱不堪的房子,更是被玻璃桌上的剩菜剩饭熏得有些找不着北,只能去询问第五正的收获情况了。

    “马玉树生活一般,却拥有一柜子的高仿,甚至是正品名牌,这样的经济配比,足以说明他软饭海王的身份。

    在骗色不与入刑,只能算是道德纠纷的情况下,马玉树被那个杀人首脑给选中,并没有什么可意外的。

    马玉树与李小晴以男女朋友的关系被双双选中,看似是一种巧合,其实是一种必然。

    男的觉得对方是女主播,应该是个骗财富户,女的觉得对方穿着高档,应该是个能够许以终身的富二代,结果却仅仅只是一场因为贪婪而造就的南柯幻景。”

    听闻到第五正对于两人的点评,曾雅言心中也生出了些许无所适从的感觉。马玉树骗财骗色吃软饭、李小晴满心物质当小三,越是在这个案子里面沉沦,越是能够发觉人性之中的丑恶。

章节目录

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