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第五正是不是心怀坦荡,还是他的伪装属性太强,在这种激烈的对峙之中也能不露丝毫破绽,第五正的办案能力和心性就摆在这里,不容其他人不去用他。

    再者,做事的是第五正,最终享受荣誉加身的是他第五正,最终背负责任的也是他第五正,这一点谁都清楚,第五正自然也非常清楚,可是最终做决定的依旧是第五正,第五正会不会因为自身的情感弱点而犯下错误,这是谁都说不好的。

    在当前这种火烧眉毛的局势之下,且第五正并未呈现出任何不良的状态,诸寒身为场中的决策者,只能秉承用人不疑的态度,相信第五正一定能够处理好个人感情与工作责任之间的关系。

    之期望第五正不要因为自身感情问题,让自己犯下大错,不仅害得普通民众家破人亡,也害得自己前途尽毁,甚至是被开除出警察队伍。

    任何成败得失,都在那关键的一念之间,任何的责任,也不是你想逃避,就能够逃避得了的。

    既然你选择了自己的前进道路,那么就要坦然承担这种选择所带来的一切后果。

    ……

    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大队长石长利的陪同下,第五正很快抵达了关押皮俊的监狱。

    】

    如今距离皮俊被释放也就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再加上他的情况本就特殊,此时的皮俊已经穿上了自己来时的那套衣服,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显得陈旧而颓丧。

    虽然最近几天的消息都被封锁了,但几天前第五正对皮俊所说的事情,很明显对皮俊有着极大影响,特别是如今预定的时间临近,皮俊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这种莫名的紧张情绪,使得皮俊连重获自由的欣喜之感都彻底淡化了。

    “第五警官,您是来接我的吗?

    是用警车来接我吗?

    还有,那个钟柳山现在抓到了吗?没抓到的话,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在会见室里一见到第五正,皮俊便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从其略黑的眼圈可以看出,他这几天应该被钟柳山这个名字吓得不轻。

    为了让皮俊这种贪生怕死之人更好的配合,让其产生足够的恐惧便是最好的办法,为了达到这种目的,第五正先是略显沉闷了上下打量了一眼皮俊,然后才开口讲话。

    “李丁,也就是曾经帮助你打官司的律师,两天前被钟柳山喂食强碱粉末,导致胃肠道被严重腐蚀,如今依旧生不如死的躺在c之中艰难求生。

    童梅和宋怀明,也就是受理你案件的一审、二审法官,在十个小时之内接连受到钟柳山的两次袭击,若不是警方的保护得当,或许也已经受害重伤,甚至是当场身亡。

    这就是钟柳山在对你发出死亡预告之后所接连犯下的大案,也是对你复仇行动的一种预热。

    对于已经杀红了眼的钟柳山,你觉得,今天中午当你被正式释放之后,他会用什么样的方式送你痛苦的死去?”

    冷冷的盯着面前的皮俊,就像是盯着一具尸体一般,第五正冰冷无情的话语已经让皮俊濒临崩溃。

    说实在的,皮俊想到过钟柳山的愤怒强度会有多大,但没想到他竟然会报复一切与强奸案有关的人员。

    这种程度的报复,使得本就怕死的皮俊显得更加的懦弱,看向第五正的眼神已经带着崩溃和哀求的神色。

    “第五警官,一切都按照您上次所说的去做,我绝对没有任何的怨言。”

    在极度的恐惧之下,皮俊没有任何的选择,就算第五正的配合计划再怎么危险,他也只能无条件配合。

    “皮俊,你难道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吗?

    在钟柳山的疯狂攻势之下,计划绝对赶不上变化,所以,曾经给你规划的冒险计划,只是当前计划的一部分。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所要面对的危险,并不是现在一两句话就能够说得清楚的,但有一点你必须要明确,那就是必须要无条件配合我们警方。

    这一点,你能够做到的吗?

    ????????????????注意了,是无条件配合,若是中途你贪生怕死到想要擅自逃命,结果只会死得更惨。”

    第五正的眼神依旧冰冷,在这种气势之中根本就容不得皮俊给出否定的回应。

    对于这种基础情感的传递,皮俊现在领会得一清二楚,甚至在他的感官之中,总是觉得一旦他拒绝了第五正的提议,那么一旦在未来的逃跑计划之中他表现出一丁点的反抗,第五正都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当做死亡诱饵给抛投出去。

    毕竟,是你皮俊自己主动抗拒的,你非要拿自己的命去闹腾,这似乎谁也阻止不了。

    “您放心,要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

    感觉已经彻底成为一个软骨头的皮俊,毫无下限的应承着,脸上的笑容在恐惧之中透露着十足的谄媚。

    已经被彻底吓傻的皮俊,所行也已经没有任何的主见,对此,第五正突然生出些许意兴阑珊之感。

    钟柳山就是为了这样一个软骨头而闹出如此巨大的动静吗?

    皮俊的不堪和钟柳山的不顾一切,这两者之间的感情烈度能够等价吗?

    一如第五正之前所预想的那样,只要钟柳山在皮俊被释放之后,随便找个时间,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将重回社会的皮均被轻松拿捏。

    如今,钟柳山非要舍近求远的挑衅警方,誓要在警方的保护下将皮俊给碎尸万段,这其中除了有犯罪集团的既定目的以外,肯定也含有钟柳山自己的某种执念在。

    或许,在钟柳山已经被扭曲的价值观之中,觉得法律保护人渣,使得他钟柳山感到不公,现在钟柳山也要去充当一名人渣,去攻击一个被法律所释放并持续保护的人渣。

    这种执念如今整体看来,透露着十足的纠结味道,也体现出钟柳山在痛苦之中所扭曲的价值观。

    或许,对于一个痛苦到对生活丧失基本信心的人,总要有一个基本的信念去支撑自己的生活才行。

    不管这个信念到底有多么的扭曲,细究起来到底有多么的矛盾,只要相信的人愿意去相信,那么它就是这个世间最为明了的真理。

    皮俊已经放第五正略感索然无味,针对于皮俊的计划也几乎不会有任何的变动,现在距离皮俊被释放依旧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绝对空白的一个多小时。

    这段略显充裕,又似乎处处都透露出捉襟见肘之感的时间段,就是第五正利用直升机的交通便捷所争取过来的。

    趁着这段难得的空白期,第五正再次细思了一遍与白雪先关的事情。

    如果说与白雪相关的事件会在市之中发生,那么以钟柳山的复仇特性,必然不可能会将白雪事件放在报复皮俊之后。

    白雪的出现时间节点,便会存在两种情况

    第一种,被当做诱饵提前抛出,用来分散警方的注意力,特别是第五正的注意力。

    这种情况,依旧会形成一种先后的选择趋势,迫使得第五正只能优先去处理与白雪相关的案情。

    ????????????????但是这种举动的选择性不强,如果第五正的能力够强,完全可以在钟柳山复仇皮俊之前,先将白雪给成功救援出来。

    第二种,就是在钟柳山报复皮俊的当口,将白雪当做人质来威胁警方。

    在这种情况之中,钟柳山很有可能会提出用白雪来交换皮俊的选择。

    如果从这种角度上来分析,那么拿皮俊来换白雪,这就是一道比之前两难选择题更为两难的选择题,也是对第五正规则意识的更强考验。

    如果第五正承受不住这样的威胁,在钟柳山的面前表现出妥协之意,甚至将交换人质的事情给堂而皇之的提上日常,那么在这种升级版两难抉择的促使之下,第五正对于规则的践踏程度很明显会更大一些。

    这个时候,在交换人质的过程之中,只要钟柳山将皮俊和白雪全都杀掉,那么这种最终的失败,一定会对第五正造成更为难以磨灭的冲击。

    这种进一步的冲击,经由之前意识形态交锋之中两难抉择的铺垫,对于第五正的打击作用也会更大。

    如此,整体思索一遍,这种明暗交织,递进铺垫的计划,似乎比单纯的两难抉择更为的优异一点。

    难道,这种进阶版的两难抉择,才是犯罪集团最终计划的完全体,也是昨晚白奇和第五正在交锋完毕之后,所进行的计划优化处理吗?

    在这为数不多的最终时间之中,突然意识到这种可能性的第五正,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也显得更加的犹疑。

    但,很明显,人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总是会胡思乱想一番,特别是在犯罪集团所精心构建的这种紧迫局面之中。

    就算第五正最终所要面对的格局,就是这样一种进阶版的两难抉择局面,现在如此胡思乱想,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相较于这种毫无根据的胡思乱想,利用这最后的一点宝贵时间尽可能的去搜寻白雪,尽可能的提前发现钟柳山在现实层面的蛛丝马迹,这才是正途。

    /

    。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

章节目录

人在港综,你管这叫卧底?不吃葱花 来地球,都文明点!最新章节 变成最后一条龙后我被献给了反派 斗罗大陆之我的魅力超级强曹贼不会输 从公里外的桃花坞开始雨田日月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思 书海之旅 文学空间 素爱文学网 我能修改现实难度免费阅读 我的海岛通现代免费阅读 福利系神豪百度百科 仙邪武道,从捡经验开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