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曾雅言等人,原本觉得第五正是看出了一些什么才关掉足迹灯的,没想到他关灯的理由竟然是这样的,这就令他们有些不解了。

    “不采纳足迹,那就只剩下指纹线索了。可是那个惯偷明显是带着手套行窃的,在这楼道之中,能够找到他的指纹吗”

    一边收好足迹灯,谢双成便率先询问了一句。这句话也是其他人心中的疑问,一时之间第五正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

    “若是那名惯偷第一次来偷窃,他或许会在居民楼之外摘掉手套,但长久的顺利盗窃,已然让他的自信心变得有些膨胀了。

    从先前的足迹可以看出,在居民足迹轨道之中先是出现了几处类似于鞋套踩踏的痕迹,在转过一道弯之后,这种鞋套碾压痕迹便消失了。

    这样的痕迹遗留,说明这段楼道在那名惯偷的心中已经变成了心理安全区域,其用来掩盖足迹和指纹的鞋套和手套都会在这段楼道之中全部解除。

    由于手套不是一次性的物品,惯偷在摘下后必然会将其给放回口袋里面。按照一般人的行为习惯,为了防止手套在摘鞋套的时候弄脏,惯偷在摘鞋套的时候其手套大概率已经被摘除了。

    也就是说,这名惯偷在离开盗窃现场的瞬间,便已经在摘手套了。

    一边摘手套一边往下走,来到第一个楼梯拐角的时候,他又非常麻溜的摘掉了鞋套这个非常显眼的东西。

    惯偷在离开盗窃现场的时候,利用双肩包储存了一瓶酒和一大块猪肉,按照社会人的一贯习性,他肯定不可能双肩背包,一定是单肩背包。

    在一侧肩膀上有负重,又需要小心摘下鞋套的情况下,人都会下意识的伸手扶住身旁的支撑物。

    正是基于这样的推断,这处楼梯拐角留下惯偷指纹的概率是最大的。

    当然了。由于背包是惯偷偷来的,在不爱惜的情况下,他极有可能先放下背包,然后躬身摘鞋套。

    至于到底是哪一种,先检测一些附近的指纹存留再说吧。”

    这样的简单推理,第五正在刚刚仔细观察足迹灯的时候就已经思虑完毕了,如今需要去采集指纹了,他便将其给讲述了出来。

    原本只是想要确认一下采集到指纹的可能性,没想到第五正直接给出了嫌疑最大的指纹存留地,带有些许惊喜情绪的谢双成连忙拿出指纹显性药剂出来开始收集四周的指纹。

    这些存留在四周墙壁、杂物、栏杆上的指纹被全部显影拍照之后,便被发往了市局技术科那边比对去了。

    “警官,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抓到那个惯偷了”

    眼见第五正这才刚刚走到第一个楼梯拐角就说出了这么多的道道,收集的指纹也已经送检,简直是喜出望外的杜海连忙凑过来热情的询问了一句。

    “此处遗留指纹的可能性虽然最大,但是谁也不知道其遗留下来的指纹是否完整,还需要进一步的探查下几个可能出现指纹的地方。

    另外,惯偷所脱下的鞋套也可能被其丢在楼道之中的各种杂物当中,将鞋套给找出来,更加有利于给惯偷定罪。”

    第五正的此番回答既是为了敷衍杜海,更是为了提醒众人继续跟上。

    已经将附近的杂物堆给扫视过一遍,并没有发现被丢弃的鞋套第五正便开始往楼下继续搜寻。

    “看你找得这么仔细,惯偷在附近丢鞋套的概率很大吗”

    刚刚第五正在四处找东西的时候曾雅言就有点好奇了,只是由于她也正在帮着拍照,所以并未第一时间询问。

    “若是那名惯偷膨胀到一定的程度,按照一般的情况是会将鞋套给丢在附近的。

    可对于这名惯偷一贯谨慎的作风来看,他应该会将鞋套带到比较危险的区域再丢弃。

    也就是说,若是楼道内突然出现行人,他会将鞋套给藏在偶遇点的杂物之中,又或者是离开居民楼之后,再将其给丢到附近的垃圾桶之中。”

    对于惯偷丢鞋套可能已经了然于胸的第五正,本来是准备让人分头去取证的。一队在楼道内寻找,一队在楼下的垃圾堆寻找。

    只可惜若是想要将鞋套作为证物使用,那就必须要有两位具备取证资质的警察在场才行。这点事情并不值得再叫两人过来,所以也只能按部就班的继续往下搜查取证。

    “这附近需要我们一起找吗”

    听第五正分析得头头是道,李文兴也想要帮忙加快寻找的进程。

    “不用了。

    对于鞋套的丢弃,并不是藏宝,仅仅只需要让其不被正常视角的行人给发现就可以了。

    这样的藏匿地点,要么是视觉死角,要么就是杂物本身具有的不常用密闭空间。

    经过这两项的筛选,楼道内堆积的这些杂物堆的工作量其实并不大。

    李队长和您的助手的主要工作,还是对可疑点的指纹进行采集和上传,并随时关注指纹的对比反馈结果。

    对于那些反馈回来的惯犯资料,想来李队长对他们应该会无比熟悉。”

    找东西并不是人越多越好,所谓人多眼杂,在寻找能力参差不齐的情况下,参与的人数越多,其实遗漏的可能性反而越大。

    在工作量并不巨大的情况,第五正觉得还是由自己亲自寻找为好。

    对于第五正的这种拒绝,李文兴感觉到了一种隐隐然的全局控制能力。

    这种控制能力,不是那种好大喜功的独断专行,而是一种分配得当的运筹帷幄,大家各司其职,才是发挥整体效用的最佳办法。

    这样的人物,妥妥的就是干部人选,而不是那种光有一身本领却略显不合群的刺头天才。

    在认识到第五正身上的更多优点之后,他似乎在第五正的身上看到了前途无量之感。

    或许,在十年二十年之后,他们省厅就能有一位威震一域的神探坐镇!

    一念及此,李文兴前段时间对于第五正的不悦之感全都烟消云散,转而开始欣赏起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来。

    一行人就这样慢悠悠的在楼道之中寻找了几分钟,下楼第一处比较逼仄的路口便出现了。

    “第五正,这里又需要采集哪里的指纹”

    在一旁无所事事了几分钟的谢双成再次发声询问了一句。

    “不是像上次一样全部采集吗”

    跟在后面体验了一回警察办案的男主人杜涛此时也很亢奋,忍不住的也开口插了一句。

    不管他后面还有没有什么废话要说,立马就被谢双成的眼神给憋了回去。

    “不用。只用采集栏杆一侧的指纹就可以了。面向一堆杂物穿越狭窄地带会让人的视野受阻,这种主动丧失掌控感和安全感的行为,是不会出现在一名惯偷身上的。

    在侧身通过狭窄区域,一手又需要提着十来斤重物的前提下,另一只手必然会借助栏杆的助力来缓解面对高空时的心理压力,以获得身体稳当的更强掌控感。”

    为了方便谢双成的指纹采集,第五正便将他的推理给说了出来。

    谢双成听闻之后,便将显影试剂喷涂在了栏杆之上。只是由于侧身通过的人太多,有些人更是用力过猛,所以指纹的提取并不理想,有很多指纹都带有拖拽、扭曲的痕迹,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

    见到这种状况,第五正也是有些担忧,若这一处的指纹提取失败,那么下一处狭窄处提取到指纹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继续搜查到最后的一处狭窄路口,第五正只是略微的看了看,便发现此处已经没有任何取证价值了。

    “栏杆的转角缝隙之中有一段纤维残留,明显是有人抱着一团衣物或者是布匹从这里经过了,经过布匹的擦拭,其上的指纹已经不具备提取价值了。”

    第五正简单的解释了一句之后,便带着众人继续往楼下走。

    如今已经逐步排查到二楼了,除了提取两处集体指纹以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收获了,若是不能在接下来的过程之中寻找到鞋套这个关键证据,那本次的所有的探查工作可能就要遇挫了。

    “第五正,若是那名惯偷将鞋套给收藏起来,等出了小区再丢弃,那又该怎么办”

    采集的指纹已经被发回去一段时间了,如今还是没有技术科的任何反馈,中队长李文兴对于本次的取证过程也显得有些忐忑起来。

    “按照一般人的本能,是不可能将一副被鞋底踩过的鞋套放在自己身上的。

    屡次得手的惯偷,在自信心膨胀的情况下,这种普通人的卫生习惯也会无限回归他的行为习惯。

    从现在的搜查情况来看,他未将手中的鞋套丢弃在杂物堆之中,这说明他虽然已经将楼道视为了心理安全区,但在老旧民居杂物堆之中存在一副被用过的鞋套,这在他的安全认定之中还是非常不合理的。

    为了将一双用过的鞋套合理化,又为了规避行人拿着鞋套的不合理性,他必然会在离开居民楼的瞬间,将这幅鞋套丢在在居民楼附近的垃圾堆之中。”

    虽然目前依旧没有找到那副鞋套,但是第五正对于鞋套的丢弃地也越来越自信了。

章节目录

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