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环海,兼有小岛数座,星城做为最大、最发达的国际大都市已经一百多年。

    星城城郊的私家墓园,苍松翠柏、峰峦叠嶂,今日有重要人物下葬,黑色车子、黑衣人密集,移动的黑点多到数不清,长长的送葬队伍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从半山腰开始,一行队伍缓慢下山。

    走在队伍最前面,戴着墨镜一身黑衣,清瘦高挑的年轻人被几位保镖轮换扶持,亦步亦趋,费了几倍的时间,才勉强走下来。

    不过五十岁左右,棠溪政却已经是棠溪氏中年纪最长的人。今天下葬之人,是他去世刚满一百天的嫂子——张舒雅,而这场百日祭祀、兼下葬仪式的主理人,正是走在最前方,悲痛欲绝、弱不胜衣的年轻人,是他去世十年的哥哥遗留下唯一的儿子,也是棠溪氏最正统继承人,他的亲侄子棠溪聿。

    不能继承家族核心资产,没有任何工作成绩和能力,在千年古姓氏、百年繁荣的棠溪家族里,棠溪政作为家中从小受尽宠爱,没有任何继承压力,不需要为传承和管理费一分一毫脑筋的二少爷,只是因为五十岁了还活着,并且他还有四个女儿和一个成年儿子这么多子嗣,在棠溪家谱中,已经可以算得上“传奇”人物。

    完成百日祭祀和下葬,庞大车队回到了棠溪政依山傍水、铺满鲜花的庄园。

    忙碌大半日,终于把嫂子的身后事完全办妥,棠溪政想把侄子留在身边照顾,“阿聿,留下来吧,跟我在一起也有个照应,你一个人住,我不放心。”

    棠溪政对面,伸展长腿、放松惬意靠坐在沙发的年轻男人就是棠溪聿,他正缓慢解开扣的严实的上衣扣子,姿态慵懒。

    从领口开始,修长纤细的手指解开了黑色立领外套,又解开里面同样立领的白色罩衫扣子,露出了贴身的红色薄衫,苍白尖细的指头没有停,直到把三层衣服的扣子全部解开。

    晴朗无云的天气

    已经快到夏至,很多人开始穿半袖衫,他却穿了三层衣服,可见这位大少爷有多么金贵又畏寒。

    不过,不会再有人叫他少爷,因为母亲去世,在棠溪家,棠溪聿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家主。

    “叔叔,小姨一直照顾我,她以后也不会离开我家,你放心吧。”清淡低悦,一丝情绪也无的男声,棠溪聿微微抬起头看向站着跟他讲话的棠溪政,缓慢悠然的语气,像是在讨论天气,而不是叔叔想要照顾侄子的家事。

    被拒绝棠溪政一点不意外。“那,舒凝照顾你,我当然放心,只是舍不得你一个人生活。我这边人多,你肯定是不太喜欢,有什么事,你一定要来找我,叔叔永远是你最亲的人,咱们棠溪家,也只有我们三个男人了。”

    张舒凝是棠溪聿母亲的妹妹,婚姻失败后,她一直跟姐姐在一起,和棠溪聿感情也很好,更加帮助母亲照顾他,在一起生活已经很多年了。

    棠溪政有四个女儿,和一位比棠溪聿大几个月的儿子。

    姓棠溪的男人的确只有三位了,而且棠溪政本身没有继承权,他的这个儿子是外室夫人所生,更加遗传了棠溪氏男人自幼体弱多病的基因,虚弱阴柔,据传说还不能人道。为了能够尽快做祖父,棠溪政各种办法都试了,目前还是没有下一代孙辈诞生。

    所以,他把算盘打到了棠溪聿身上,“阿聿,我跟你母亲没来得及定下来的婚事,如今嫂子她才离开百日,我知道你可能无心,但必须要重视起来。”

    婚事?

    说了这么多,没切入正题,不是棠溪政的风格,好奇使得棠溪聿把落在别处的目光转回来,抬眸透过镜片看他,充满了奇怪的情绪。

    果然,棠溪政缓了一口气,终于说出了今天最大目的,“我们棠溪不可以绝后,你跟阿歆,生辰八字,脾气性格都特别适合,阿歆大你一岁,凡事会体贴照顾你……”

    荒唐至极!

    棠溪沐歆今年24岁,是棠溪政的二女儿,是棠溪聿的亲堂姐。在高度文明,资讯发达的今天,他怎么可能娶自己的堂姐?

    母亲百日祭奠刚刚结束,棠溪聿在母亲去世的时候悲伤过度,一病不起,没能为母亲守灵。

    卧床养病许久,今日才勉强能起身参加百日祭祀,还好他没再次错过。所有事宜,都是叔叔在操心,他是懂得感恩的,所以,他今天才这么乖乖的坐在叔叔家里,给足棠溪政面子。

    面无表情坐在那里,棠溪聿虽然才23岁,但从小接受主导者教育,他的心思是非常敏锐而冷静的。

    戴了黑色半框眼镜,因为他皮肤太过白皙,依然清楚可见眼睛下面有一点黑眼圈,脸色非常不好似乎坐在那里已经是勉力支撑。

    冷漠又成熟沉稳的气质笼罩全身,即使脸色如纸般苍白,但棠溪聿依旧是深不可测的小主人,没有人敢忽略他的一举一动。

    竟然想让他娶自己堂姐,实在听不下去,又懒得反驳,推了推眼镜,他撑着沙发扶手慢慢站起来,站在落地窗边的保镖看他起身,立刻过来一人一侧小心搀扶他,头也不回离开了大庄园的主楼。

    直到走出主楼,棠溪聿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拿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边继续解外套的扣子,一边侧头问身边随行助理,“我今天还要见什么人么?”

    即使他目光并未落在助理身上,助理依旧毕恭毕敬,行礼之后才回话说,“您下午要见基金会的靳女士,她代替廖毕生来汇报基金会工作。”

    “嗯,”他点了点头,再没说什么。

    两位保镖一直扶着他,助理快步走在他身前一步,不时回头小声提醒有台阶。

    身高优越的棠溪聿腿长步子大,走姿潇洒却是并不快,一行人全部上车后,很快消失在棠溪政豪华又大的不像话的家。

    坐在车子里,棠溪聿抬手取下眼镜,食指、拇指一下一下揉捏鼻子的山根处,真正的放松了自己。

    折腾了小半日,思念亡母的心情被叔叔那荒谬的提议给冲散了大半,但他还是觉得胸口憋闷,后背隐隐作痛。看来养病太久了,他暗下决心要多锻炼活动,不然这会儿身体精神极度疲累,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星城孤儿院

    孤儿院门口有两棵樱花树,枝繁叶茂,树杆极粗,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从黑色轿车下来的靳女士,是“圣尼克基金会”理事长廖毕生的第一助理,她主要负责给未成年孩子们拨付资助资金。

    因为有基金会同事葛峰专门负责孤儿院事务,她已经三四年没有来过这边了。

    今天,因为葛峰老婆生孩子请假,更因为基金会主人棠溪聿刚刚亲自过问了孤儿院孩子们的生活、学习,她才等不及葛峰销假,亲自来孤儿院取下一批被资助孩子的名单。

    五十来岁的靳女士身形挺拔、步伐轻盈,身体和精气神都十分不错。

    跟门口保安打了招呼后,她很快被允许进入了孤儿院,并没原地等待被迎接,靳女士独自向孤儿院的四层大楼走去。

    做为葛峰的上司,靳女士此次属于不请自来,几个月里发生了太多事,基金会易主,先生身体不适病了许久,终于等到先生正式过问具体工作,才令她不安、忙碌、焦灼的心完全安定下来。

    虽说来孤儿院的日期比往年晚了月余,但终于夫人百日祭祀完满落幕,先生病体康复,一切都还刚刚好。

    穿着端庄的靳女士仅仅是踏入孤儿院的操场,还没穿过小路走进大楼,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号码后她迅速接听,“罗助理,你好,是,是,我已经到了孤儿院,啊,先生要跟我讲话么?好的好的,”

    站定的那一瞬间,靳女士依旧是一个人,但她好像看到了极其尊敬之人,举着手机不自觉的挺拔了腰身,语气也加倍含蓄慎重,“先生您好,是,是我,我正在孤儿院,”默默听完电话那边的话,她开始微微躬身行礼,“您放心,我会亲自选出适合的孩子,您,心脏还是不舒服么?您一定别起身,请卧床休息,我会带孩子们的信息回去给您汇报。”

    耐心听靳女士讲完电话,角落里的小女孩才闪身出来,怯生生的少女音色消减了大半她突然出现给靳女士带来的惊吓,“阿姨,给你成绩单。”

章节目录

重生日常修仙免费阅读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最新章节 我有一尊两界鼎全文阅读 执风文学网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眼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龙族: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最新章节 重生华娱之星全文阅读 让你好好修行,你却只想贴贴?起点 相依小说网 结婚而已免费阅读 大明:爹,我不当天师了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