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诊所的诊室里光线明亮, 但陌生环境,棠溪聿视野太窄,好不容易看清了这里, 又可能看不到那里,因为忧心柏樱的小牙,他只好依赖柏樱的引领,一直拉着她的手,硬着头皮走进去。

    柏樱坐在治疗椅上之前, 已经有人给棠溪聿搬了一个椅子过来, 这样他可以坐在她身边陪伴, 不用弯腰弯的太吃力了。

    “给我看看您的牙。”付医生在做准备工作的时候,柏樱悄悄跟棠溪聿撒娇, 她想看看他做过什么治疗。

    “好啊, 给你看。”从微笑露出八颗牙齿,到张大嘴吧“啊”给她看,棠溪聿的牙齿和他的五官一样, 非常完美。

    看他们俩小孩子气的聊天模式,付医生忍不住夸赞棠溪聿, “先生的牙是完美的模特级别,可以做整牙标准模板。”

    “当然啦,我家先生是最好看的。”当着外人的面,柏樱害羞的小声夸他,“那么好看的脸,整不出来的。”她心里甜滋滋的, 对棠溪聿的容貌, 不好意思形容的更多。

    “小姐,你也不差, 再戴个牙套的话,我保证你稳坐校花位置,以后可以混娱乐圈。”

    “不,我……”她没想过要靠脸吃饭,但柏樱知道医生无恶意,犹豫着要不要解释一下。

    但棠溪聿是全身心关心柏樱的,听到说要戴牙套,很是奇怪的问道,“付医生,小樱的脸型,蛮好看的,她需要做矫正么?是哪个位置?”他不觉得她的牙齿有问题,以为戴牙套都是为了改变脸型,更加漂亮。

    付医生知道棠溪聿视力不佳,此刻看他微微挑眉,不同于平时清冷疏离的斯文模样,知道他一定是很关心身边娇小漂亮的小姑娘,连忙靠近棠溪聿,微微躬身给他解释。

    “先生,是这样,小姐现在小虎牙突出,是幼态又可爱型的美女,但为了以后长远考虑,还是戴牙套矫正回牙齿原本的位置更好,会更端庄,脸型、下颚的形状,会美到无可挑剔。”

    跟医生点点头,棠溪聿紧了紧跟柏樱十指紧扣的手,柏樱乖乖歪头靠过来,他低声问她,“小樱愿意戴么?”

    “嗯,”她不怕疼,也不怕辛苦,她确定自己想要变得更好,为了站在他身边,即便付出更多些,甚至付出没有回报,柏樱亦心甘情愿。

    “好,”棠溪聿没再多问,他转头对付医生交代了几句,“给我们小樱用最好的,尽量让她没什么痛苦,有机会可以变得优秀,又不会对生活有影响是最好了。”

    “您放心,小姐的牙齿并不是严重畸形,不需要拔牙,可以使用最新的隐形牙套,既美观又几乎没有痛苦。”付医生肯定不会为棠溪聿考虑钱的问题,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自己的超级vip、面前这一对小情人儿牙齿越来越好,包他们满意才会有长久的效益。

    治疗龋齿的时候,柏樱忍不住哭了,一半是吓的,一半是疼,她眼泪哗哗的流,身边棠溪聿急的出了一头的汗,心脏隐隐的有些不舒服。即使看不清,他也知道小姑娘被吓坏了,大概知道治疗龋齿是怎么回事儿,棠溪聿没办法减轻她的疼,只好一直耐心安慰。

    走出诊所,苍白着一张脸的棠溪聿仍一直和柏樱手拉手,没有用保镖的搀扶,他心中挂念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侧头小心问她,“想吃什么?带你去吃。”

    “我不想次,哼点水六阔以啦。”她什么也不想吃,难受的只想哭。

    为什么他想笑?

    “……不能不吃饭,会饿坏的。”话是关心她没错,可他嘴角翘起来的样子,为什么那么好看?

    “你笑绳么呀?”她已经猜到他为什么笑,可是自己嘴巴疼的厉害,实在说不出什么铿锵有力的话来反击回去。

    “没有笑。”他笑的好好看,也许他自己看不到,但柏樱看得到。

    阳光下,棠溪聿俊美的脸庞因为微笑而更加生动有魅力,掩去了大半病弱苍白的气息,显得年轻又有活力。

    “哼,先生里坏。”只差几步走到车跟前,柏樱假装生气,开口埋冤他。

    “好了好了,没有笑话你。”他把她拉到面前,抬手摸了摸说话不清楚的小姑娘的头,她连生气都好可爱啊。

    回到家,讲话不清楚的小姑娘当然无心吃饭,但棠溪聿心疼她年纪小又瘦弱,非要柏樱陪自己吃饭。

    看到满桌子软烂易咀嚼、易吞咽的食物,柏樱明白是棠溪聿事先做了吩咐,只得乖乖坐在他身边,去给他和自己盛粥。

    棠溪聿不挑食,他吃的少但每餐主食也有好几种,柏樱不想他陪自己喝粥委屈了胃,“只有粥,我去厨房给您拿别的主食来吧?”很快适应了嘴巴里的牙套,柏樱讲话已不再含糊不清。

    “不用,快坐下。”他轻轻抬了抬手,因为看到柏樱在动,但看不清楚她的动作,而并没去拉她的手。

    她只好乖乖坐在他身边,先摸摸他的手背,再把汤勺放在他手里,粥摆在他手边,给他布菜,跟平时一样,小声提醒他夹了什么菜。

    吃饭基本不讲话,但今天棠溪聿频频侧头,“以后不许吃甜食了,”隔一会儿又跟她咬耳朵,“也不可以半夜偷吃喽。”

    “好吧。”说的好像她是只馋猫儿似的。

    看他一小口一小口吃粥,抿了抿唇,苍白的唇上沾染了些水色,柏樱偷看的正起劲,突然棠溪聿头又歪过来,轻轻叮嘱她说,“对了,不可以把牙套忘记戴。”

    眉骨高,眼窝深邃,看他长长的睫毛在眼前忽闪,高挺如刀削的鼻尖几乎碰到她脸蛋,柏樱瞬间脸红了,少女心思再也藏不住。

    她忍不住在心里偷偷骂自己太傻,如果他视力好的话,自己这花痴的样子,被他看到一定会不屑一顾吧。

    对柏樱格外关心的棠溪聿当晚便病了,大概陪她看牙折腾大半日,操心劳神过于辛苦,晚上他心脏不舒服,难受的没办法躺下。护士给测心率,几次都只有30左右,整个人靠在床头吸氧,十分虚弱疲倦。

    医生及时给用了药,确定他的起搏器在正常工作,才没有把人送到医院。心脏不舒服,棠溪聿虽然疲倦迷糊,却很难好眠,身边护士看护换药,柏樱不时摸摸他的额头和手,他都知道。

    想着她刚刚戴了牙套,又守了自己半夜,棠溪聿心疼柏樱,虚弱的眼睛睁不开,仍是惦记着她,微弱叫她名字,“小樱?”

    “在,口渴么?我给您拿水。”她刚刚还以为他睡着了,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不正常的低烧。

    吸管轻轻碰了碰他的唇,棠溪聿勉强吸了一口,再讲话声音已不再嘶哑,“你回去睡吧。”

    “不,您还没退烧呢,我要是困了,就去您的榻上睡。”她不放心。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棠溪聿算是答应了她。

    养病了两天,棠溪聿终于好起来,柏樱也完全适应了戴牙套,吃东西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心里总是不自觉会想到柏樱,棠溪聿希望她情绪好一些,天天待在家里,虽说不会无聊,但不能整个假期一直留在家中吧?

    “小樱,还有一个月才开学,假期你是怎么安排的?”他想带小姑娘出去玩,无奈自己眼睛不方便,只好先问问她的想法。

    柏樱跟棠溪聿的姐姐妹妹们不同,她真的完全不懂玩乐,于是乖乖回答他,“没什么安排,应该是在家看书、学习。”

    他又问,“难道不想出去玩么?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看着端正坐在书桌后的棠溪聿,腰背挺直,双手扶膝,越发显得身姿秀美,仿佛清竹。

    柏樱细细想了想,认真回答他,“海边。”

    对于柏樱的回答,棠溪聿又惊又喜,惊讶的是她没说想去什么地方旅游,开心是因为她终于说了答案,“小樱喜欢大海?”

    “不是喜欢,是好奇,我没见过大海。”

    她从容说出自己从未见过大海时,棠溪聿彻底被拿捏了,他见不得她这么可怜。

    顾不得自己的身体,棠溪聿当即决定明天带柏樱去海边度假。

    海边的大别墅,从外部设计到内里装修,是极简的现代艺术风格,看起来是非常年轻又有朝气的。

    可惜主人并不钟爱出海游玩,美丽海滩、豪华舒适的别墅已被冷落很久。这一次,为了柏樱,棠溪聿突然说来玩,所有工人,连夜加班准备。

    第二日中午,张舒凝拉着柏樱的手,微笑嘱咐她,“有这么多人陪你们去玩,我不过去了,最重要,你在阿聿身边我放心,要好好照顾他啊。”

    好像得到了家长的赞同,柏樱拼命点头,对棠溪聿的那颗心,早已经百分百付出。

    两个小时车程,大部分人没什么感觉,可棠溪聿体弱难支,吃了晕车药,他胃又开始不舒服。豪华舒适的车里,柏樱坐在他身边,无暇顾及车窗外新鲜的风景,她的眼里只有他苍白虚弱的脸和一汪冷泉般幽深清透的眸子。

    下了车又太闷热,普通人只觉得热,但棠溪聿开始觉得呼吸困难,明明清瘦的身子,却因为血糖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走也走不动。

    保镖给他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因为阳光太亮,他眼睛被刺的完全睁不开,柏樱帮他收好眼镜,给戴了一副有度数的墨镜在鼻梁上,可他依旧什么也看不到,必须依赖旁人扶持才能走路。

    刺目的阳光,陌生的环境,虚弱的身体,待棠溪聿进入主卧终于可以坐下擦擦一头的汗时,柏樱真的觉得,他出门来玩完全是受罪。

    刚一坐下,棠溪聿抬手找柏樱,没等他出声,柏樱已经默契的握住了他的手。

    “小樱,刚才远远的,已经看到大海了吧?你跟罗助理他们去海边玩一会儿,帮我看看有什么海鲜能吃,好不好?”他脸色苍白,双目茫然无措,但说到大海的时候,还是对着她的方向浅浅勾唇笑着,满心希望她快一点去接触到心心念念的大海。

    “好,你休息会儿,我去看看,回来陪你吃晚餐。”

    她看他从晨起准备出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凯翼文学 这个主持人太专业最新章节 不正经御兽 极光之意免费阅读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文学之泉 一人:功法全靠小猫咪带给我全文阅读 我在西游镇守天牢免费阅读 危机处理游戏最新章节 你是我老婆?请证明免费阅读 冷眸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