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眨眼间,两人已经过了几招。

    白面侠士暗暗心惊,此人瞧起来颇为不好对付,一招一式间尽是凛然之意,当是高手无疑。

    不知对方又是哪路人士,跟踪他们至此又有何目的。方才的谈话,恐是叫他都听了去……

    萧令姜望着缠斗起来的两人,微微摇头,低声唤道:“好了,阿裴。”

    黑影听到她的声音,一掌过去拉开与白面侠士的距离,飞身退到了她的身旁。

    白面侠士还欲再出手,却被萧令姜拦了下来:“误会罢了,这是我的同伴。”

    借着月色,果然见眼前人正是他在集市上所见的那行商人模样。

    白面侠士冷哼一声,终是收了手。

    萧令姜看向裴攸,问:“你怎地来了?”

    裴攸叹了口气道:“我在客栈等你,见你迟迟不归,心中难免挂念。后又发现客栈四周被人暗中盯上,便知事情有变,就出来寻你了。”

    萧令姜以术法在二人身上放了联结,裴攸若要寻她,只需施术依着踪迹循来便是。

    他暗处隐了许久,只是不便现身罢了,后头见萧令姜露出身份,便知她对着白面侠士或有几分信任,这才主动现了身。

    他们在沙州人生地不熟,若是此行能得这人相助,自是再好不过。

    他冲着白面侠士拱了拱手:“方才多有得罪,见谅了。”

    白面侠士看着面前被络腮胡子占了大半张脸的人,心知此人眼下也定非真容,他眼眸微深,冷声问道:“不知阁下又是哪位?”

    “北境镇北王府裴攸。”既然阿姮有意寻求对方的合作,他也无需再去隐瞒。裴攸掏出令牌,亮明了自己的身份。

    “裴攸?那位护送永安公主和亲的镇北王世子裴攸?”白面侠士惊道。

    裴攸拱手:“正是在下。”

    白面侠士望着眼前两人,心中惊愕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永安公主萧令姜,镇北王世子裴攸,这两位,无论哪个都是声名赫赫、传誉大周的人物。如今,却同时现身于这偏僻荒远的沙州城。

    看来,那魔鬼城果然不容小觑,竟惊动了这两位亲自前来。

    据闻,永安公主萧令姜一手玄术无双,曾诛得无数邪道,而镇北王世子裴攸剑术超绝,亦多次与永安公主联手剿灭神宫余孽。

    他盯了魔鬼城许久,却一直无从下手。若是能得此二人相助,或许不仅能顺利进入魔鬼城,将其攻破。便是连收复沙州之事,说不得还真能如永安公主承诺的那般有望。

    白面侠士按下心头澎湃,躬身道:“方才是我无状了,还望二位见谅。”

    说着,他摘下面具,郑重朝着二人行了一礼:“在下聂引,见过公主、世子。”

    萧令姜二人这才瞧清楚他的模样,此人约莫二十四五的年纪,剑眉英挺、相貌堂堂,倒比他那声音听起来要年轻几分。

    她伸手将人扶起,浅声道:“聂侠士不必多礼。我等此来沙州,一是为神宫之事,二来也是想探一探沙州境内情况,以便后续收复失地之谋。只是,如今沙州毕竟乃西蕃所治,我等只能小心行事。”

    “我观侠士武艺非凡又心怀大义,不知侠士可愿助我等一臂之力?”

    聂引闻言抱拳,肃声道:“吾自幼生于沙州,长于沙州,吾父亦为护沙州而亡。那魔鬼城乃我仇雠,西蕃亦是敌国。诛杀邪道,驱逐仇虏,是我多年所愿。公主所请,聂引自然万死不辞。”

    萧令姜心中不禁动容,沙州百姓已离周十余载,然而即便口中对大周迟迟未收失地之举愤懑不满,如聂引这等侠义之士的向周之心依然不改。大周若是还不尽快赶走西蕃敌虏,当真是负松沙二州百姓多矣。

    聂引直起身子,继续道:“我在沙州多年,对那魔鬼城也探查了许久。两位若不嫌弃,不妨先随我来看看……”

    萧令姜与裴攸对视一眼,二人跟着聂引避着城中守卫耳目,一路穿街过巷,来到了一处不显眼的宅院前。

    聂引将两人请了进去,萧令姜这才发现这宅院里头别有洞天,竟是与隔壁的院子以一道暗门打通,两户并作了一家,内里瞧起来可是要比外头大上许多。若是有人查上门来,也能迅速从另一户撤离。

    如今已是深夜,但院中依然有人往来巡逻,看起来甚是利索。

    进了书房,聂引挥手让人退下,而后亲自上前为萧令姜二人倒了杯茶,介绍道:“我这院中三十八人,另有茶坊、酒肆、赌坊、镖局、田庄等地,共计五百人许。”

    “这些人瞧起来皆是普通百姓、各司其职,实则都是一心反蕃的义士,他们多是当年沙州之战的将士后人,集结起来,只望有朝一日能赶走西蕃人。”

    “五百义士!”听闻这个数字,便是萧令姜也不由一惊。能在西蕃人的眼皮子底下,集结这般多的人,当是十分不易。

    说到这些人,她忽然想到一事:“据闻,沙州一带有反蕃义军,常常趁机突袭西蕃大营,攻其粮草,亦或集结小股,四处游而击之,暗中绞杀西蕃巡逻队伍,令对方烦不胜扰。莫非此举便是聂侠士一行人所为?”

    聂引点点头:“只可惜,我等人毕竟势单力薄,对上西蕃大军无异于螳臂当车。年前西蕃人对反蕃义军进行大肆搜剿,不少兄弟都折在他们手中,我们也不得不暂时蛰伏下来,以谋后事。”

    萧令姜闻言不禁赞道:“以弱对强,游而击之,反蕃义军如此聪智勇义,着实令我佩服。”

    可惜便可惜在,彼时皇帝未曾打算收复沙州,否则派出边疆将士与沙州境内反蕃义军里应外合,收回沙州指日可待。

    聂引叹了一口气:“我等到底能力有限,莫说收复沙州渺茫,便是对那魔鬼城也难有对策。不过——”

    他语气微转,看着萧令姜二人眼里也有了几分希冀:“眼下有了两位相助,相信这些事定能一一解决。”

    聂引心中斗志昂扬,伸手翻出一副戈壁舆图,平铺到桌面:“两位请看,那魔鬼城便隐在此处。”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免费阅读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斗罗:地狱开局,求娶比比东最新章节 我罗辑,三体CEO,称霸诸天!右手的鱼 骑砍:汉匈霸主可能要无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新中国足球免费阅读 魔方空间,我能锚定未来最新章节 全球人类缩小的设定充满了悬念和谜团 森嶼小说网 美利坚名利双收白色十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