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月轮的光芒已然逐渐暗淡下来,然而眼前的魔鬼城却比他们先前任何时候看到的都要清晰。

    聂引试探地往前走了几步,那魔鬼城立在原地,屹然不动。

    他面上流露出几分惊喜之色:“我们这是破了隐阵,能靠近魔鬼城了!”

    萧令姜点点头:“方才施术,是一时破了这隐阵迷障,使其真正显形于月色之下,你我才能得入其间。”

    “不过未免打草惊蛇,我在施术时也另附了一术,几乎是在迷障破裂,你我进入魔鬼城真实地界的一瞬间,这隐阵便跟着修复如初。眼下外头的人,是看不着我们,也依然近不了这魔鬼城的。”

    若是隐城大阵全然被破,定然会惊动神宫之人,他们此次想要暗中探查的打算也便白费了。

    但要是微乎其微的瞬息之变,想来不大会引人注意。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得不再三小心。

    在扎营休整时,他们这一行人便重新换了身行头,如今站在此处,几要与大漠戈壁融为一体,远远望去更是不可见其形。

    萧令姜更是提前备好了符箓给众人随身戴着。此符可助人遮掩气息,即便行于人群之中,也能最大程度地降低存在感,几乎不会让人注意。

    毕竟,要混入全然陌生的魔鬼城,可不是易事,定得谨慎再三。

    月轮西坠,斜斜地挂于小城身后,衬得那小小的魔鬼城更加神秘诡谲起来。

    这么多年,欲要在冬日月圆夜一探魔鬼城的人不是没有,但无论是那流沙杀阵还是隐城大阵,都不是能轻易破开的,不用守卫出手,来者皆是有去无回。

    隐阵破开不过就在一瞬间,而后便恢复如初,城中守卫只觉远处似有光芒一闪,定睛细看过去,却再未察觉任何异样,也只当自己被大漠月光闪花了眼,就此丢开了不提。

    如此一来,自然无人注意到,萧令姜几人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魔鬼城地界。

    萧令姜远远望着城墙上的身影,眼眸微眯,而后在腰间微拂,锦囊轻动,一缕青烟袅袅腾出,盘旋着朝城墙上飞去。

    几名原本就熬了大半夜的守卫,不由上下眼皮打起架来,几息间便彻底昏睡了过去。

    萧令姜望着城墙上盘旋的青烟,挥了挥手:“抓紧时间进去吧,切记留意周围环境。”

    她们虽顺利入了魔鬼城隐阵,然而依着神宫的手段,这小城四周未必就没有别的防备了。

    几人低下头,运起轻功便向小城那处飞跃而去。

    月迹渐淡,凉风骤起,卷起风沙阵阵,迷得人几乎要睁不开眼睛。

    跟在萧令姜身后的两名玄士见状,立时飞身上前,从袖中掏出符箓,一人念咒捏诀,一人翻手结印,凝出一层薄薄的结界,将风沙挡于几人周身。

    被风沙吹得一直半眯着眼睛的聂引,这才放心睁开了眼。

    正在这时,只觉沙浪阵阵,脚下也跟着震动起来,他心头疑惑:莫非此处还设了流沙阵?

    见萧令姜侧首看向一旁,他也顺着扭头看去,这一看,更是惊了一跳。

    只见,沙漠底下似有什么巨物钻行其间,疾速朝这处冲来,眨眼便已近身前。

    萧令姜双手结印,俯身在地上重重一按,那符印便结成透明的墙深入沙底,将那物挡在了近前。

    察觉去路被挡,那物怒极,终是从沙漠中钻了出来。

    这一看,聂引便被骇了一大跳。

    只见此物一身沙褐色的鳞甲,张着宽硕的大嘴,口涎直流,他几乎能看清其蠕动的口腔,头上拖着两条长长的触须,似要随时将人卷去吞入腹中。

    “这……这是沙虫?”他瞪大眼睛,有些不确定地问。

    此虫长于大漠之中,以流沙、枯草、腐物为食,能在沙下深处钻洞并迅速移动,因而得名沙虫。

    眼前之物确实长着沙虫模样。可……他素日所见,至多不过一掌之长,如眼前这般大,大到能将人吞入腹中的,却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是,也不是。”萧令姜手上一面结印,一面回道。

    这般大的沙虫,自然已非寻常。想来当是神宫人用什么特异手段养出来的,放在小城外头,确实要比那几个守卫好使很多。

    “不管如何,这沙虫极擅钻洞,若是被它盯上,也轻易甩脱不得,不将它除去,咱们怕是入不了城。”说着,聂引提剑便要向那沙虫砍去,却被裴攸伸手拦了下来。

    “杀了它,可便打草惊蛇了。”

    聂引不由皱眉:“那该如何?”

    “困住便是。”萧令姜侧首看向裴攸,“阿裴,你与聂引两人去吸引这沙虫注意,其余两人,与我一道布阵将其困住。”

    话语方落,裴攸已飞身跃起到了那沙虫尾后,拔出长剑挽了个剑花,反手便重重将剑身插入它身侧的沙土之中,一瞬间,尘沙四扬。

    那一剑,虽未直刺到沙虫身上,可激起的剑意杀气却叫它顿感危险,立时回身向裴攸扑去。

    聂引见状,也立即前去相助。那沙虫便被这两人彻底吸引了注意力,无暇再顾及萧令姜此处。

    萧令姜立时扯下符印,脚下微旋回身,对两位身侧的玄士吩咐:“缚龙阵!”

    玄士闻言立时明白过来,手上迅速捏诀。

    趁着沙虫左右奔袭之际,三人变换位形,将其围于中间,时不时抛出符箓掷向它四周,而后随着萧令姜一声令下:“结!”三人同时结印。

    紧接着,萧令姜捏诀于虚空中又绘了一道符箓推至阵心。三人手上迅速翻飞,不过两息间,几印接连结成。

    “成!”双掌猛然撑开,只见以沙虫为中心,一道八方符阵于虚空中一闪而过,阵中气息瞬时一变,那原本杀气腾腾的沙虫似被一股无形之力缚住全身,无声无息地沉入沙漠中没了动静。

    两名玄士抹了抹额角的汗,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困住了这沙虫,后头便顺利了。几人翻过城墙,趁着天色未明悄悄地潜入了小城之中,而后又顺了几身衣服,将自己身上的装束全部换过。

    等到东方日升之时,那传说中的魔鬼城也跟着醒了过来。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