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那些胡商毕竟只是普通人,大漠夜间苦寒,而他们跋涉于大漠之时忽地望见月下小城,便想着去进去休憩一二。可此城却奇特,如何也靠近不得。有那误打误撞者,也就此失踪没了影迹。

    时人多信鬼神,如此几次,自然对此地敬而远之,这地方也便成了传说中骇人的魔鬼城。

    可萧令姜却知,这不过是有人在故弄玄虚罢了。

    正如眼前的蜃景一般。

    银色的月光洒下,古朴的小城坐落在银辉大漠中,瞧起来备显苍凉。

    然而萧令姜却盯着脚下迅速流动的沙粒,出了神。

    不过片刻,那涌动的流沙便埋至小腿,一旁的裴攸见状,伸手将她搂到了自己身旁。

    “小心些。”

    两人方站稳不过两息,那流沙便如同有生命一般,又缠了过来。

    萧令姜的眼睛动了动:“瞧,这流沙竟还追了过来。”

    “快快退开,若真陷到流沙里头,可就危险了。”聂引先前遇见过这状况,此地流沙涌动极快,常人立于此地,几乎没有歇脚之地。

    “有点意思。”萧令姜眼中微深,抬头看向裴攸,“你可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裴攸看看不远处的魔鬼城,又瞧了瞧脚下的流沙,声音中也带了几分了然:“蜃景,流沙,此二物同现一次便罢了,可若次次如此,那便不寻常了。”

    听聂引所言,他还有那些曾见过魔鬼城的胡商,都曾在此地遇到过流沙。

    受特定气候、天象影响,魔鬼城蜃景只在冬日的月圆夜出现在固定的范围内,这一点并不奇怪。

    可怪就怪在,何以蜃景出现时,四周总是有流沙涌动?

    蜃景只是虚幻之象,虽能惑人心神,可也没有生出流沙杀机的本事。而这大漠流沙更是捉摸不定,又怎会频频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怪哉怪哉……”听罢他的解释,聂引也反应过来,“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这蜃景还果真非同一般。正如公主方才所说,若真是寻常蜃景,不当是现身之时便伴着这般重的杀机。莫非,是有人故意所设不成?”

    至于是谁……

    不用说,自是那不想让旁人踏足魔鬼城之人。

    他望向萧令姜,问道:“依公主与世子看,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令姜微微摇头:“眼下这情形,我一时还真不知去破。欲破其招,总得先看清楚状况。既然如此,不妨先蹚一蹚这流沙如何?”

    聂引闻言不由一愣:“蹚……蹚这流沙?”这可是要命的杀机,永安公主说起来仿若是蹚个浅水滩似的。

    他还未及反应,便见眼前两人已然携手往流沙中跃去。

    不过这两人,一个是精通玄术的奇才,一个是剑道无双的高手,这涌动的流沙虽然杀机重重,却也奈何两人不得。

    望着两人在流沙中来去自如的身影,聂引心下汗颜,自己也打起精神,飞身重新跃入流沙之中。

    魔鬼城,说是城,但并不算大。飞跃在流沙之中,萧令姜几人很快绕着小小的城池走了一圈。

    到了此时,高悬于中天的银月渐渐西移,而大漠中的魔鬼城也变得隐约起来。

    聂引眼中有些焦急:“不好,魔鬼城瞧着快要消失了。”

    若是错过此次机会,他们还要至少再等上一月,可下次还能不能见着这魔鬼城,却是未必。如若错过了冬日,那可便要再等近一年的时日了。

    萧令姜摆了摆手:“莫急。”

    她这一圈,虽耗了些时间,可也没算白跑。脚下流沙涌动不断,似要随时将人扯到其间溺毙,然而看过一圈方知,此沙亦是阵。

    大漠之中,最多的、也最不为人注意的便是沙。以流沙为阵,设下杀机,便能趁人不备将人绞杀其中,不留任何踪迹。

    此乃流沙阵,可也不过是第一层杀阵。

    方才萧令姜与裴攸绕着魔鬼城转了一圈,虽然近而不得入,可却印证了她心中对此景并非蜃景的猜测。

    眼观蜃景,只能见其一面而难窥全貌。试问,哪处蜃景从前后左右望去,皆能呈出实物本原来?

    若她所猜不错,流沙杀阵之后,当还有隐阵。如那玄门的隐山大阵一般,此阵将魔鬼城遮掩了起来,旁人看不见、入不得。

    只是到底受天象所限,魔鬼城还是偶有露了形的时候。

    即便已经有了阵法,旁人难以靠近,可来探的人多了,那神宫还是怕有人误打误撞入了此地,于是便又设了流沙阵,阻去想要靠近此处的脚步。

    弄清这些之后,萧令姜肃然凝神,点了两名玄士道:“我这便入阵,除了世子与聂侠士,你们也跟着一道,其余人等暂留阵外。”

    说罢,她手上捏诀,身形起势,脚下便迈起玄妙的步子朝流沙中行去。

    裴攸与聂引等人紧跟其后,步伐大小、方位皆与她保持一致。

    流沙涌动着从他们脚边淌过。可叫聂引惊奇的是,那流沙却并未再如先前一般缠绕上前,恨不得立时将人扯进沙里,反而当真像柔顺的浅滩水流,一群人不知不觉就这么蹚了过去。

    等到随着萧令姜最终站定时,聂引不由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脚下的沙粒柔软平坦,然而脚下的那股流动之感却已消失不见。

    聂引知道,那流沙阵,过了!

    眼前是已经变得有几分透明的魔鬼城,可见那隐阵还未被破。

    萧令姜抬头,此时月轮西斜,想来再过不久圆月便要隐迹了。

    皎洁的月光照在苍茫的大漠上,银辉如纱,大漠如雪,端的是一派好风光。

    可萧令姜更知,这月色,这沙漠,不过又是另一层障眼法罢了。

    “如今时间紧迫,隐阵又是大阵,破此阵需得各位助力方行。”说罢,她抽出腰间的含光剑,左手捏诀,右手持剑,手腕翻转间,已然以长剑画出一道符印。

    “聚!”随着她一声令下,其余几人都掏出长剑,站在不同的方位,与含光剑剑尖相抵。

    五把长剑所汇之处,悬于虚空的符印缓缓张开。

    萧令姜双眸微凝,左手捏诀接连勾出几道符箓掷于其上,符印光芒猛地大涨,又一声令下:“去!”

    几人同时举剑指月,光芒随着剑身所指,直冲明月而去。

    一瞬间,风息了,沙静了,四周死寂没有一丁点儿动静,惟有头顶月光皎洁。

    似有裂缝轻响,有什么东西似乎在那一瞬间分崩离析。紧接着,风吹沙动,一切又恢复如常。

    可众人那一瞬间却觉得,这一切,却又和先前不一样了。

    夜风吹过,掀起沙雾微扬。

    回首望去,候在流沙阵外的人已不见了模样。而他们眼前,古朴的城池正默然挺立……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