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不死之山。”——《海内经》

    北境,荒原。

    寒风似刀,刀刀入骨,割得人脸疼。

    这北境的雪,纷扬了几日,依旧下个不停歇。碎絮般的雪花迎面扑来,模糊了视线。

    身着青布衣衫的女子眨眨眼,足下疾掠。

    身后,十来支短弩暴雨般射了出来,箭气森寒。

    她抽出腰间短剑,击落箭雨,而后手腕微转,以剑画符,挡住了紧接而来的第二波箭潮。

    身后追兵迅速逼近,在十丈之外停下,持剑成包围之势。

    女子看着他们,语气平和“是你们啊!”

    北境一行,危机无数,追兵敌寇数不胜数。唯有眼前这波人,自她踏入荒原后,紧咬不放,却从不出手。

    如今,怕是忍不住了。

    见她语气柔和,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领头的汉子心中不由一紧。

    这一路走来,他们见多了她的手段,自然也有几分发怵。

    然而……

    他目光微转,看到女子脚下雪地中的几点殷红,心中又是一定。

    女子轻轻摩挲着佩于左手腕间的珠子,语气依然平和“你们背后的人是谁?”

    领头的汉子有些不耐,“废话少说,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女子幽幽叹息,“既然不说,那便……死吧!”

    她十指翻飞,而后一扬,空中原本轻薄无力的雪絮顿时凝结成冰,如同暗器一般急射而去,瞬间击倒数人。

    领头汉子见己方转瞬就倒了一片,眼中一震,立刻举起手中的长刀,大吼道“不要怕,她已经受了重伤!上!”

    说罢,带着手下一窝蜂地拥上来。

    ……

    雪越下越大。

    青衣女子持剑,孤零零立于荒原之上,殷红的血珠顺着剑身蜿蜒而下,浸红了脚下的雪地。

    周边已是伏尸一片。

    风越来越急,卷起雪花在空中打着旋。

    风声、雪花落地的簌簌声、她的呼吸声,还有——

    那空气中几可忽略不闻的铮铮声。

    几条细长的丝线带着绞杀之势,无声无息而来。

    她踏雪急退,俯身避过这夺命的丝线。

    脚尖刚从地上的尸体上点过,便见两条丝线又从雪地射出,将方才踏脚的尸体一分为二。

    她握紧手中的剑。来者不止一人,且是高手。

    若在平时,她自是不惧。

    然而,她先前同北境荒人一搏,已经受了伤,之后又应付了一波追兵。

    身后一剑挟风刺来,带着凛冽的杀气。

    她旋身出掌,以内力击于对方持剑的腕间,将之推开。

    对方手上一顿,紧接着顺势挽了个剑花,继续向她攻来,剑剑不离耳目方寸间,一霎间,已是连刺了七剑。

    青衣女子并非用剑的高手,她拜的是玄门,学的是玄术,虽然玄门五术皆有涉猎,却是以命术和符咒见长。

    来人的剑已隐约修出了几分剑气,纵然还达不到一剑破万法的地步,却足够让受了伤的女子有些吃力。

    更何况,暗处还有人时不时以丝线偷袭。

    她仰面下腰,避过险险的一剑,右脚踢开对方手中剑柄,而后,回身刺去。

    她的剑法算不上多么高超,身法却很是精妙,对方侧身躲过,又连刺几剑,一点一点摸清她的招式,逼她自乱阵脚。

    他已经料到,下一招必然还是避过自己这一剑,从左侧出招。

    正想收剑斜刺,却见青衣女子直直地撞过来,自己手上的剑便狠狠地刺入她的左肩。

    剑客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不由一愣。

    紧接着,他便觉颈上一凉,似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

    青衣女子两指并拢从他颈间抹过,腕间微动,而后那鲜血便凝结成珠,她推开剑客,再一次避开偷袭的丝线,手上一扬,几滴饱满的血珠便冲着丝线过来的方向激射而去。

    “啊!”茫茫雪原中,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剑客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青衣女子拔掉肩上的剑,迅速封了几处大穴止血。

    那惨叫声传来的方向,显出一个白衣白发白眉的老翁来。

    他本是隐了气息,又用了障眼法,躲在暗处偷袭,如今却被血珠打了出来,胳膊上和身上还带着几个血窟窿。

    女子手上一动,正想将那老翁了结,脑袋中却“嗡”地一下,一片空白。

    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在远离,归于混沌。

    她不自觉地抱着头蹲了下去,腕间的定魂珠发出灼热的光芒,烫得神魂一疼,她这才回过神来。

    定魂者,安魂定魄也,玄门至宝,世间仅此一颗。

    她却是从小佩戴。

    师父曾说,她命中有一劫,届时这定魂珠或许能护她一次。

    青衣女子咬破指间,迅速往定魂珠上挤上两滴精血,口中念着定魂咒。

    赤红的血在定魂珠上微微颤动,越来越快,似乎沸腾起来,而后便被珠子吸收得干干净净。

    那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无端地多了几缕瑰丽之色。

    做完这一切,青衣女子已是满头大汗,浑身脱力般瘫在地上。

    她抬头看去,就见白衣老翁背后走出一个女子来,二十岁的样子。

    女子一步一步踏雪而来,素白的衣衫在雪上逶迤而过,沙沙轻响,留下浅浅的痕迹。

    明明身着素色,那张脸却是明艳动人至极,仿若春日最娇艳的海棠。

    然而那张明丽的面容下,却是连脂粉也掩不下的灰败之色,分明是寿命将尽之相。

    青衣女子双眼微眯,缓缓开口“是你想要我的命。”

    女子掩唇一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伸手,想要轻抚她的脸颊,“小娘子凶了些,倒是生得一副好相貌。”

    青衣女子侧脸,避开她的手。

    女子毫不在意,浅笑着收回手,退后一步“乌媪,交给你了。

    青衣女子这才看清,她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位着灰布衣衫的老妪。

    那老妪敛了气息,神魂不稳的她方才竟没注意。

    “娘子放心便是。”

    老妪开口,声音嘶哑暗沉,语调间还有几分古怪之感。

    她解开身上的包裹,从中取出一排细长的铜铃系在腰间,又翻出一个小铜炉在雪地上摆正,点上三支香。

    香炉中的烟,在漫天素白中,袅袅腾起。

    老妪将一把暗沉锈哑的匕首递给女子,“娘子,请。”

    女子点头接过,深吸一口气,在自己腕间一划,鲜血顿时涌出。

    沾了血的匕首顿时暗红流动,诡丽非常。

    腕间的血,迫不及待地往外涌,老妪赶紧拿出一只小碗接上,约摸接了小半碗。

    女子那张芙蓉面,血色褪尽,变得异常苍白。

    老妪将她扶坐在一旁,又用匕首将青衣女子手腕划破,就着先前那只碗,接了满满一碗血。

    紧接着,她从怀中掏出纸符,口中念念有词,纸符迎风而燃。

    老妪将符灰撒入碗中,便站起身,绕着青衣女子走了一圈,她手中小碗微倾,鲜血滴滴答答,留下一地殷红,最终在雪地上绘出一副诡异的阵图来。

    放下小碗后,老妪从包裹里又取出几样东西,她左手拿一面人皮小鼓,右手持一只细杆鼓槌,一边敲着皮鼓,嘴里哼唱着古老的曲调,一边踏着步伐绕着素衣女子舞了起来。

    是巫。

    没想到,今日竟要折在此处了。

    青衣女子心中苦笑。

    老妪腰间的铜铃急响,一股力量恶狠狠地冲入体内,拉扯着她的魂魄,似要将她绞成碎片。

    腕间的定魂珠光芒大盛,烫得她生疼。

    然而此次,这股力量拉着她魂魄的力量实在太过蛮狠,连定魂珠也无能为力。

    青衣女子拼尽浑身修为,保持最后一丝清明,将所有真元尽数汇于定魂珠间,而后便撤下腕间的定魂珠,狠狠掷了出去。

    就见那定魂珠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茫茫雪原中,一丝气息也无。

    世间逐渐归于混沌。

    荒原之上,大雪之中,似有无名之山拔地而起。

    ……

    。

章节目录

火影:覆灭宇智波全文阅读 遮天之问道无量上善若无水 全民喂养,我直接躺赢笙箫剑客 旧约书屋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望海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屋 这个日常游戏太怪了起点中文网 重生03年,我在互联网杀疯了最新章节 心往小说网 导演:特效太贵,只好实拍了最新章节 一人之下,唐门小师叔最新章节 我刷情绪也能致富最新章节